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家具!
栏目简介:  之后,更形成重新评价潘金莲的一个热点,刊物上发表了很多论潘金莲形象的文章。有的评论者指出:潘金莲人物形象表现的社会意义,远远超过她作为淫妇所蕴含的道德沦丧。有人更进一步从美学角度,认为“丑”女潘金莲形象作为反理想的丑艺术对道德全面轰击与对传统“美”肆意破坏,在美学领域功不可没。对我们读者来说,以上三种意见都可供参考。三种意见各有道理也各有偏执。笔者在文章中曾发表过第二种意见。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艺术典型论、妇女观进一步分析潘金莲形象,既应肯定作者塑造潘金莲形象的开拓意义,在历史上的进步作用(亵渎反抗封建伦理,揭露封建主义的虚伪与罪恶),又要进行阶级分析,看到作者塑造这一形象表现的纵欲、反理想、反理性、无视道德规范的局限性。作者多层面多层次地刻画潘金莲的性格,塑造了一个成功的艺术典型,这在艺术史上是一个突破。二百年后,曹雪芹塑造王熙凤时,充分注意借鉴了潘金莲形象的艺术经验。潘金莲是在西门府妻妾争宠的矛盾中表演她的淫欲、嫉妒、狠毒的。她也想争地位,对吴月娘先拉拢后打击,不满于吴月娘的正妻地位。在西门庆死后,潘金莲失掉了依靠,即刻被吴月娘赶出西门府,寄居王婆家,被武松杀死。她贪求财物,向西门庆要服装、首饰、床帐。她聪明、有心机、善言辞、多手段。王熙凤也具有以上这些性格,由于典型环境不同,王熙凤的权势欲更突出,显示出贵族妇女的派头。潘金莲则显示出小市民习气,权势欲不强。明清文人有一种意见,认为潘金莲即潘六儿,六、陆同音,作者写潘金莲影  小说写人物,写性格的复杂性、多样性,而不是单一的、静止的。小说以市井人物为主要角色,不再是帝王将相、神魔、英雄传奇。作家的新观察、新发现、新创造,使《金瓶梅》在小说史上具有了开拓、创新意义,使现实主义小说创作进一步发展,标志着我国小说创作进入一个新阶段。《金瓶梅》是一部里程碑性质的作品,它给《红楼梦》的创作,积累了艺术经验,开辟了道路。《红楼梦》发展了《金瓶梅》的现实主义,把古典小说推上现实主义高峰。《金瓶梅》与《红楼梦》是中国古典小说现实主义的两种典范、两个高峰。鲁迅在《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》中说,《红楼梦》出来,中国小说的写法就变了。有人认为,这句话拿来评《金瓶梅》,其实更合适。美国学者认为:“中国的《金瓶梅》与《红楼梦》二书,描写范围之广,情节之复杂,人物刻画之细致入微,均可与西方最伟大的小说相媲美。”《金瓶梅》在中国小说史与世界小说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。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具 >